​快樂個案

溫婆婆 - 關懷及愛,是最有效的治療良方!

風和日麗,鳥語花香,大榕樹下綠油油的草地上,有一張桌子,有一位婆婆眉開眼笑,同家人圍坐一起,談笑風生,共享天倫。好溫馨的一個場面!有誰想到一年前,剛剛新入住樂天的溫銀婆婆的情況卻是那麼糟糕呢?

記憶裡初到《樂天》的溫婆婆……
每當夜幕降臨,溫婆婆就忐忑不安,徘徊左右,要求回家接孫女、煮飯,拒絕進餐……每每這時,我們都要致電給孫女,讓溫婆婆與家人傾談,並要解釋許久才會平靜下來。晚膳後她又會收拾行裝,執意要回家,每晚都如此,很令家人擔心苦惱。

後來,我們絞盡腦汁,針對溫婆婆的病歷,制定出一個護理計劃。除了與家人、醫生保持密切溝通外,每天定時安排多樣化的小組活動,特別鼓勵她參加了《現實導向訓練小組》;用不同的活動形式,如文字記載,協助她留住記憶;並嘗試與家人合作,以家人名字寫了很多封信,當婆婆思維混亂,吵著要回家時,就立刻閱 讀給她聽。

日復一日,溫婆婆終於適應了,情況穩定了,人也變得開心了!她每天都準時來參加各項活動,表現投入;現在每天都可以 看到她露出燦爛的笑容。婆婆還會教我們煲老火靚湯,十幾種材料逐一背誦出來,神情滿足,原來溫婆婆年輕時很喜愛烹飪,能做出不少的拿手好菜,令她充滿自 信。

現在,家人亦能綻放笑容了,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動力。願老人及家人

黃伯伯 -康復,並非單靠藥物 !

黃伯伯因中風入院,後轉介至樂天。初入住時,右手乏力而無法正常活動。

黃伯因行動無法如前靈活,初期表現意志低沉,經常申訴心中苦況。

我們除了不斷安慰他,並提供合適的運動予其參加,希望能改善右手的活動能力,同時安排黃伯作物理治療及職業治療。

經過不斷的鼓勵及關懷,黃伯很積極地練習右手,現在活動已較前有明顯改善,而黃伯的情緒亦較初時開朗,思想正面,並表示會努力康復,希望能重新投入社會。

現在的黃伯,還不時主動要求協助掃地,淋花,既是練習,亦是閒情,樂在其中。

康復,並非單靠藥物,關懷及愛,是最有效的治療良藥。

章婆婆 - 從憂鬱中走出來

章婆婆患上抑鬱症近20多年,入住院舍初期經常失眠,半夜呆坐於露台,

且情緒顯得十分緊張,疑心重重,對別人很不相任。她常感頭痛,健康較差;

其女兒說起章婆婆多年來在家中的生活,都是不愉快的回憶,此帶給家人萬般壓力及困擾,亦擔心她未必適應院舍生活。

員工除了鼓勵章婆 婆參加院內活動,並特別帶引章婆婆在院內認識了另一位院友陳婆婆。陳婆婆患了老年痴呆症,很喜愛細訴當年,巧遇愛靜的章婆婆,二人相識不久,已很投契,彼 此互相照應。只見她們常一起在花園晨運,黃昏漫步長廊,感情漸漸建立。章婆婆比前更積極參加院內活動,笑容多了,情緒亦相對穩定,最難得是她已不再失眠。 現在,她有一個要好的友伴,像家人一般,朝夕見面,她還找到自己另外的重要的色- 可以幫助他人。如今,她已不覺寂寞,生活反而過得很充實。

利伯伯 - 改變,並非一朝一夕

利伯伯初期到樂天安老院時, 不願吃東西, 情況很不好, 但經過我們悉心照顧了一段時間後, 現在情況己不同了,他不但願意吃東西, 胃口也比以前好,更令身體健康地壯胖起來了.
利伯初來的時候, 步行艱難, 不能隨意走動, 需靠拐杖扶行。

但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訓練及治療, 現在己能行動自如, 不用靠拐杖已能走動。

剛來本院的時候, 人際關係惡劣,對人態度很差, 也沒禮貌, 即使對著自己的親人也一樣。經過勸導及安排合適的活動,他明顯地有所改善了。現在他對人都很有禮貌,態度親切。

改變,並非一朝一夕,只要有信心,並要有耐心、愛心!

馮婆婆 -彩虹下的約會

馮婆婆是一位基督徒。最初她因患了認知障礙症,家人照顧困難,所以决定送馮婆婆入住樂天安老院。 馮婆婆的家人曾事前實地參觀過超過十間以上的安老院。起初他們選擇了《樂天》,但由於當時沒有空缺床位,他們便選擇了附近另一間老人院。當婆婆入住 了個多月後,發覺院舍在其入住前對家人及老人家的承諾全部未能做到,於是家人就再四出尋找適當的安老院。最後,他們還是選擇了樂天安老院。

馮婆婆入住時很瘦,精神很差,不願意與人溝通。但經過同事們悉心照料下,她開始和姑娘交談,食量比以前多,精神一天比一天好。她女兒隔天就到院舍帶她唱詩 歌,讀聖經。精神也得到寄托。而同事們會定時帶她參加活動,尤其是宗教活動《彩虹下的約會》。馮婆婆曾收到社署的通知,可以安排買位院舍給婆婆,但家人决 定放棄,不想婆婆搬到其他院舍,决定留在《樂天》。

家人及院友的信賴,是鼓勵員工持續努力做得更好的原動力!

​莊伯伯 - 共同分享的快樂笑容

莊伯伯在2009年2月份入住樂天安老院,因患了中度認知障礙症,常會易跌倒,引致行動不便,家人在照顧上困難重重,所以才安排莊伯入住老人院。

最初見到的莊伯伯,思緒繁亂,雙腳彎曲,舉步唯艱,脾氣暴燥。他操潮洲話,與人溝通有困難。因行動不便,及有把尿片拉走的習慣,不肯進食、弄破多件安全衣、經常拉動座椅到其他位置。
情緒及生活情況很差,初期員工都難於與其溝通。員工耐心地帶他練習行路,經常安慰他、鼓勵他,協助他穩定情緒。莊伯還是天天發脾氣,但員工還是沒放棄,繼續努力,一步一步幫助莊伯。

個多月後,成績有目共睹。莊伯沒有再遊走,他已可以用筷子吃飯,吃回正常餐,並願意參加院舍的活動,閒時還幫員工剪棉花。現在每次吃完飯,他必取掃把協助掃地。

對於九十多歲的莊伯,進步並非一朝一夕。莊伯內心知悉員工對他是出自真誠的關懷,自已亦不屈不撓地要求進步;經過雙方很大的努力,造就了今天笑容滿臉,是莊伯及員工共同分享的快樂笑容

​王婆婆 - 每天都可以是陽光的日子

王婆婆---一個員工初期聽見都有點害怕的名字。
回想初時婆婆剛剛入住樂天安老院的時候,每天總是大吵大駡,要生要死,一時嚷著要跳樓,一時嚷著要撞牆,並不時亂拋物件,脾氣極壞。員工邀請女兒到院舍協助,也無補於事,王婆婆的情緒甚至還比平時更加激動,最後令到女兒不敢到院舍探望。

經多次輔導後,女兒才鼓起勇氣到院舍探望,但也不敢上王婆婆的房間,帶來給婆婆的食物及物品,只能委托員工們交給婆婆,她自已則坐在花園嘆息,為婆婆禱告。

員 工們不斷進行輔導工作,疏導婆婆的情緒,王婆婆開始慢慢轉變下來。她漸漸地肯和員工傾訴心事,亦接受員工們對她的關心。在安排下,她參加不同類形的活動, 樂在其中。現在,女兒亦在同事的陪同下,鼓起勇氣到房間把食物及用品交給婆婆,婆婆也顯得開心非常。現在,女兒還時常到院舍帶婆婆外出飲茶吃飯,樂也融 融。每天都像是陽光的日子!

張伯伯 - 「我老,但還可以活得好!」

起初入住老人院時,張伯伯情緒極不穩定,經常發脾氣,輪椅也給他弄壞好幾遍。經物理治療師評估後,原來張伯伯在協助下可以步行,自始護理員每天黃昏時間,輪流帶他到花園走走;並將輪椅改為高背椅。此外,並安排同鄉長者與他為伴,閒來下棋,一同參加院內老人大學的課堂。

日子久了,張伯伯變得越來越開朗,現在不時還會主動跟走過的人閒談,可愛的笑容常掛臉上。
他常說:「我老,但還可以活得好!」

​周伯伯

酗酒導致情緒失控的福伯,家人已無法照顧。

經社工轉介入住樂天老人院。

初期,他總是憂憂愁愁。

員工不斷鼓勵他多參與活動,既消閒亦讓心情愉快。

鼓勵令福伯日漸主動,現在差不多每個活動也看見他的蹤影,告別憂愁之餘還跟員工打成一片,他甚至鼓勵其他老人家積極參加活動呢!

​沈婆婆 - 我享受學習中帶來的樂趣

​吳榮 - 我光榮退休了 

吳婆婆現年92歲,在樂天護老院住了2年。年青時在東華醫院病房當服務員達30年,1978年榮獲長期服務獎。

“那時工作主要是照顧病人、清潔、洗衣及廚房等工作。最辛苦是嬰兒房工作,既要照顧初生嬰兒,又要兼顧清潔,雖然工作繁重,但亦是最開心的一個地方。”

離開醫院工作後,婆婆慢慢享受退休生活,閒時到山邊採中草葯,參加社區中心活動等。

其後漸漸行動不便,經家人勸喻入住老人院。最初入住那間老人院,一切也不適應。後來,經社工轉介,家人替婆婆選擇了樂天護老院。

婆婆最喜歡參加院舍活動,無論戶外、戶內活動也積極參予。她每年都有參加耆英大學,最喜歡感受上課的氣氛。

每次望著床頭張貼之樂天老人大學畢業証書、畢業典禮照片及長期服務獎獎狀,她感到光榮和自豪。

沈婆婆今年87歲,美麗如昔。她曾經是一位護士,從小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及好學不倦的精神。

走進樂天安老院生活後,空餘時間倍增,加上員工不斷鼓勵,驅使她接受更新、更大的挑戰──學習使用電腦。

沈婆婆笑說:「學電腦最困難是中文打字了,因為要記著各部首,但慶幸有義工教路,加上自己努力和不易放棄的態度,現在已經可以建構20多個中文字。」由於年事漸高,近年已較難掌握控制電腦,故轉投老人大學其他課程。

沈婆婆年少時已博覽群書,又熱愛寫作。「在日本統治時完成中學階段。

雖然當年生活困難,但未有影響學習心情,我享受學習中所帶來的生活情趣,閱讀可提昇心靈力量,所以我有空便看小說、雜誌及報紙。」

她說:「人最重要養成開朗的性格和感激的心懷,加上每日做運動,身體自然健康啦!」慧明續說:「我是一個容易知足的人,今天的事情就今天去解決及面對,沒有生活壓力,心境也暢快。」

​文伯 - 要樂於分享

文伯82歲,高大威猛的山東人,國共內戰期間,曾在河北、山西等地當解放軍,文化宣傳是他主要的工作。

憶述當年加入軍團的志願:「我性格開朗,又有演說及音樂才藝,所以被安排作文化宣傳工作。當年一心只想追求公義、平等的社會。工作都很輕鬆和容易。」

閒時,文伯最喜歡拉二胡、彈琴、繪畫。他自覺是一個好動、好玩的人,幾乎所有戶外活動都見到他的身影。

教養五名子女是他最難忘的事。「教育下一代花很大心血和功夫,現在兒女都完成教育,各人都貢獻社會,我感覺安慰。」王伯流露滿足的笑容。

文伯說:「自己身體差了,需要別人照顧,經親人介紹來到樂天安老院,這裡的醫護照顧及生活安排令我很滿意。特別感激陳姑娘時常教我唱新歌。」
一位有魄力、有豐富工作經歷的長者,滿足現狀。「我跟各院友都合得來,和諧的人際關係,都是因為我做人的態度,要樂於分享文化知識,話題多了,與人關係自然加深。」

郭李婆婆- 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    “那天,我們都年輕過!”

郭李婆婆,我們喚她“寶寶”。初入住時有些事令寶寶情緒低落,甚至遠方朋友從法國回港探望,她竟下逐客令。隨著時間流逝,加上家人、朋友及院內員工的鼓勵,婆婆想通了,意志變得堅強,人也變得開朗。
年青時,寶寶在嘉諾撒書院任教18年多,桃李滿門,各有發展,並對社會有所貢獻。
現時她三個兒子都長大成材,兒子對她的愛,使她感到安慰。

在院慶時寶寶獻唱了一曲「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」。這首40年代的歌曲令婆婆重拾學生時代的回憶。她依稀記得,第一次唱這歌時是中學將畢業,音樂老師選了作教材──「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」,唱到歌曲末段有點感觸及不捨。及後同學各奔前程,有的遠赴法國、美國,但仍有保持聯絡。相隔多年再唱此歌,腦海浮現一幕幕讀書時的生活片 段。驀然回首,最懷念童年時跟叔父四處活動──游水、踏單車、坐在馬背上寫意踱步,無拘無束。而約18、19歲時,與同學們參加舞會,跳四步舞、A- go-go,寶寶仍回味無窮。

寫得一手好文章的她,在院方社工鼓勵下,閒來寫文章,執筆出書。開展生命的第二個春天。

寶寶曾自言視《樂天》為甜蜜的安樂窩,更視院友及員工為家人及朋友,彼此相親相愛,互相扶持。
她還常哼一首名曲:Today,請大家活在當下,悠然玩樂好人生!

郭李婆婆(撰文自述) You Light Up My Life 您燃亮我的生命

記得那一年,丈夫溘然長逝,撒手塵寰,當時的我,恍如睛天霹靂,有說不出的悲慟和哀傷。就在那時候,麥敏媚姑娘來到我身邊,握著我的手對我說:「人世間比你遭遇不幸的人多的是,既然事情發生了,便要勇於面對和接受現實,好好珍惜自己,以慰亡夫在天之靈。」我聽從了她的話,因為我知道她是關心我的。但,與此同時,有一件事使我感到苦惱的,便是我要坐輪椅,坐臥都要穿安全衣,不能行動,失去自由。

幸賴當時院方有一位好的物理治療師─楊先生,他每天悉心替我做物理治療,不過,他對我很嚴格,別人做同一個動作,只須做200次,我卻要加倍做400次。為了使我右掌的手指可以靈活合攏起來,我的右手也要做物理治療,每次做的時候,我痛得幾乎要下淚。就這樣過了一段頗長的時間,我終於可以放棄我的輪椅,站起來自由行動,右掌手指也可以緊密合攏握起拳頭。這時候,楊先生離開老人院,出外另謀發展,想對他說聲謝謝也來不及。

當然,院方的護士和護理工作人員,對我也有一定的支持和幫助,使我重拾信心。

近年來,我的生活過得更充實和有規律。每天晨起做運動,使用院舍的體育設施,做Pulley Exercise和Pulling Exercise,還有自己做些柔軟體操。閒來閱讀書報、聽聽音樂或收看電視節目。

參加老人大學的進修課程,拓展了我知識的領域。

郭同華姑娘知道我喜歡寫作,囑我把幾首莎士比亞著作的十四行詩翻譯成中文。我作大膽初步的嘗試,幸不辱命,不致交白卷。漸漸地,起了我寫文章的熱情,閒來我喜歡執筆抒懷,文章越寫越多,在樂天的協助下,我已出版了兩本書冊。而第三本,亦即將面世!

謝謝您,樂天,您燃亮我的生命,照耀我的前路!

再用英語說一遍—You Light Up My Life

© 2018 by  EverBright

  • w-facebook